甚是好玩(甚是好玩的)

生活技巧 2022-03-06 22:24:59 65

今年能否回家过年?能否再亲一亲家乡的大地,闻一闻故乡的气息?

思念的愁绪便如这冬日的雪花,纷纷扬扬飞落于整个世界,飘飘洒洒布满爱的人间。

岁月是壶,乡愁是酒,饮绿了春的嫩叶,饮醉了秋的丰收。

而今,让我们再一次举起这杯酒,浓厚醇香中,往事历历在目,却总是不堪回首。

当天空飘下第一片雪花的时候,记忆中的冬天便随之而来。

是期盼,是欣喜,是怅然若失的久久等候。丝丝缕缕,连绵不断,整日里飘荡在身边,萦绕在心头,挥之不去,触摸不得——

若是哪一刻稍微用点情思,那可不得了!

思念的愁绪便如这冬日的雪花,纷纷扬扬飞落于整个世界,飘飘洒洒布满爱的人间。

现在,就让我们轻轻抿上一口,熟悉的酒香便在房间飘散,在浑身游走。

为何如此上头?让人欲罢还休?

眼神迷离间,酒不醉人人自醉,这一切,都是因为这杯酒的厚重,谓之“乡愁”。

“冬至”已过好几天,“元旦”就在眼前。

“元旦”这个时间节点,来得不早不晚,精准卡在“过去”和“现在”,“去年”和“今年”的门槛边。

过了“元旦”,2021年就算过完。

无论我们是否恋恋不舍,是否期待已久,光阴已进入壬寅虎年之首。

老祖宗真是会玩。

从机灵的老鼠到福态的大肥猪,都位列其中,都榜上有名。

你方唱罢我方登场!鼠牛猪鸡,轮流坐庄。

一天天,一年年,在这个虎年又来之际,突然发现岁月已入秋 人已不少年!

突如其来的疫情,使我们这些远离故土的游子更加惆怅不安。

多少天了,疫情始终没得到彻底控制;几年了,那个日思夜念的家乡,都没能再踏上半步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人的欲望会越来越低。

吃饭,清淡就行,能饱就行;工作,不再像年轻时,总想出成绩总在表现,总是拼命三郎;工资,也就这样了,想多也没有,宁可自己少花点,也要尽量让家人多用一点——

家人,才是我们永远的牵挂!家庭,才是我们的责任!

于是,有意无意间,我们总是在问:今年能否回家过年?能否再亲一亲家乡的大地,闻一闻故乡的气息?

越想越愁,愁上眉间,挂在心头,唉,这乡愁......

离家太久,不知故乡的水是否还像以前一样清澈?村后那条弯弯的小路,是否曲折依旧?是否在夏天野花摇曳,虫声啾啾?是否在冬天白雪茫茫,天地一色?

来吧,索性举起手中这杯酒,一饮而尽!

恍惚间,乡愁变美酒,酒里有乡愁。飘飘欲仙,欲离凡间。

曾记得,春光明媚三月间,风吹麦苗碧连天。

挎篮,约伙伴,去田间割猪草。一路嬉笑打闹,路边野花烂漫,蝶恋蜂绕;

随着时令变换,一转眼就是瓜果飘香,处处丰收的秋天!经过霜打秋杀的红薯叶逐渐萎蔫,但却留下了体大个壮的红薯藏于土壤,等待着为人类做出贡献。

也还记得,夏日炎炎,骄阳似火。

树荫下,老人敞怀摇蒲扇,气定神闲;小河边,顽童赤身嬉水,水花四溅,嬉戏欢笑声不断,将快乐和山水相连,将美好的童年永存于时光里。

小孩怕都是讨厌冬天又喜欢冬天吧?

讨厌它的寒风怒吼,萧瑟荒凉;讨厌鹅毛大雪的铺天盖地和冰冷彻骨。

但我们更喜欢冬天,因为冬天一到,离过年就不远啦!

过年对于小时候的我们,是多么快乐和幸福的期盼啊。

甚至可以说一年到头就是为了过年。小孩的想法就这么纯真、简单。

一到冬天,我们就数着指头算着还有多少天过年。可以四处走亲戚,尽情吃糕点;最重要的是给长辈磕几个头,就有一毛钱的压岁钱噢!

小时候的过年,快乐无边,甚是好玩!

眼下,又是冬天。

在最低温度只穿件薄绒衣就可过冬的深圳,记忆中的鹅毛大雪在哪里?

还有磕头给压岁钱,已经没人给我好多年......倒是我们成了给小孩压岁钱的那个人。

连名称也从“压岁钱”变成了“利是”,“磕头”这一步也省略了......

“乡愁”这杯酒,总是喝不够。

不知不觉间,酒杯又见底。迷迷糊糊拿起岁月的酒壶,咦?没了?

不甘心,用力晃一晃,摇一摇,摇得风又起,似乎要变天了——

会变得很冷吗?比如像家乡那种千里冰封,万里雪飘,天地茫茫,人人围坐火炉旁,唯炊烟袅袅的冬天么?

甚是好玩(甚是好玩的)